崔永元爆料背后他早已上了中央国际红色通缉令!比“天价合同”更

发布时间:2018-06-15 13:05:55

崔永元爆料背后他早已上了中央国际红色通缉令!比“天价合同”更

  崔永元的爆料消停了,但是,一位与爆料相关的人士却上了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快鹿集团原董事长施建祥被通缉!

  6月6日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发布追逃名单,其中,施建祥榜上有名,榜单显示,施建祥涉嫌集资诈骗罪,已于2016年3月7日潜逃至美国。

  2016年3月,由于快鹿集团投拍的电影《叶问3》被曝票房造假,30亿元预期票房成为泡影,快鹿集团及其下属平台随后爆发兑付危机,资金缺口在3亿元,其实际控制人施建祥请辞。

  2016年4月初,快鹿集团爆发资金链断裂之前,施建祥逃往香港,并在香港期间谎称生病治疗,通过指派新的集团高管遥控指挥快鹿集团运营。

  2016年9月,上海警方对快鹿系最重要的三家平台——上海金鹿财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当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立案侦查。

  施建祥是《叶问3》背后的金主,也是崔永元爆料的“天价片酬团伙”中,牵连到的电影《大轰炸》的总制片人。从崔永元披露的7.5亿元中,“9738万”涉及了《大清相国》、《中南海保镖》两部电影和杨子旗下“火娱乐”域名。其中《大清相国》、《中南海保镖》都是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投资的电影。而“火娱乐”现名“火传媒”,则是由快鹿旗下人员做的菜苗娱乐变更而来的,“火传媒”也是《大轰炸》的宣发方之一。

  崔永元、杨子黄圣依夫妇和施建祥从2015年的《叶问3》开始出现交集,但最大的交集是这部从2015年就筹划但2018年还没上映的《大轰炸》。外界推测,崔永元作为影片艺术顾问参与剧组创作,或是因此契机接触到了合同。这一次,崔永元与《手机2》的恩怨使《大轰炸》也卷入战局,崔永元、杨子黄圣依夫妇和施建祥三者的一些过往逐渐浮出水面。而从中暴露出的“阴阳合同”问题仅仅是行业的表面现象,影视行业背后的违法资本运作才是更应发掘关注的问题。

  施建祥与崔永元的渊源,追溯到2015年。2015年施建祥对外宣称自己的身份是东方卫视春晚总导演,而这场春晚的主持人,就是崔永元。同年,崔永元受雇于《大轰炸》制片人施建祥,作为艺术顾问参与剧组创作。

  而崔永元爆出的“7.5亿阴阳合同”除了牵扯到韩三平、李连杰等人,还涉及到一部电影,那就是这部自己也参与创作的《大轰炸》。这部电影各类宣传稿件里,黄圣依一直是扛着女主的位置,杨子正是那个时期《大轰炸》的统筹,二人在2015年时曾在多个场合为该电影跑宣传。

  所以有网友根据崔永元提供的信息,扒出了“7.5亿夫妇”疑似杨子黄圣依夫妇。崔永元召开小型记者会接受媒体群访时,有记者提问:“7.5亿演员夫妇”是不是杨子黄圣依?崔永元不置可否,只道:“他今天已经托人给我带话,说要灭掉我。”

  6月5日傍晚杨子针对此事在微博回应,称从未直接以及带话给崔老师;公司及自己从未签署过7.5亿的阴阳合同。

  《大轰炸》演员阵容堪称豪华,不仅有国内众多知名演员,刘烨、陈伟霆、谢霆锋、黄圣依、范冰冰、曾志伟、刘晓庆、任达华、范伟、马苏、钟镇涛、汪东城、冯远征、吴刚等,还包括韩国影星宋承宪,以及莱坞老牌动作明星布鲁斯·威利斯,此外,好莱坞老牌导演梅尔·吉布森担任该片艺术指导。

  但很快随着《叶问3》票房造假酿成丑闻,施建祥出逃国外,“大银幕”也随之关门大吉,撤出了《大轰炸》的投资。《大轰炸》这部电影线》票房造假事件引发快鹿集团大坝决堤后,《大轰炸》受到波及,后来导演萧锋倾注自己所有积蓄完成了电影拍摄和后期制作,4月19日,他发了一条题为“今天是我的生日”的长微博,详述了电影创作的始末。

  1、2015年的拍摄,如同坐过山车起起落落,数度面对资方停止投资而濒临绝境。

  2、2015年6月3日,布鲁斯.威利斯乘坐私人飞机从美国飞抵宁波时,我们一千多人的剧组只剩一万五千元人民币苦苦地支撑。

  3、外面看上去《大轰炸》家大业大气派非凡。可在互联网+的时代,面子和里子并不总是一致。

  4、外界传闻《大轰炸》前期拍摄就花了七、八个亿,其实真实的拍摄费用不到坊间传言的一半,而且自2016年2月起,剧组就已分文没有断粮停炊。

  最终该片定档今年8月17上映,但是目前牵扯进“阴阳合同”事件中,也不知能否如愿上映。

  总之,这次崔永元与《手机2》剧组的私人恩怨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已经开始显现了。如果崔永元爆料属实,那么《大轰炸》对娱乐圈真的是一次大地震。而施建祥通过电影来进行灰色资本运作的恶劣行径从2015年的《叶问3》就开始了。

  《叶问3》由施建祥任总制片人,叶伟信执导,黄百鸣监制,袁和平任动作指导,甄子丹、张晋、熊黛林、谭耀文领衔主演,泰森特别演出,杨子担任宣发人,崔永元也以接近顾问的身份运作了电影的发行和宣传,北京大银幕总发行,北京星美影视联合发行,火传媒联合宣发,四海发行联盟联合发行。

  2016年3月4日,这部号称“单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的电影上映,之后票房一路走高,上映16小时票房破亿元, 60小时破4亿,上映89小时破5亿元。然而,随之而来的“票房造假”质疑声也将其推上了舆论漩涡,国家广电总局要求严查,最终认定,《叶问3》确实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

  因为《叶问3》票房造假的事件,快鹿集团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后快鹿集团内部员工也对《时代周报》透露,快鹿集团最终目的是为了将票房净收入“装入”上市公司,票房越高,越是能带动上市公司股价攣升。快鹿集团“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模式,其实就是用票房换股价。

  实际上,《叶问3》的资本方将票房资产证券化,利用虚高票房带动资本市场获利才是线》票房造假,并非单纯地增加排片,吸引观众,更多的是背后的多方资本运作。《叶问3》上映之前,快鹿集团实际控制的神开股份、十方控股先后以保底发行的名义对外公告投入了近1.6亿的资金,保底目标为10亿。根据神开股份的公告,该项投资预期年化收益为8%,若电影票房超过10亿元,投资可获得超额收益。

  2016年4月,快鹿集团相关的两个平台当天财富、金鹿财行均爆发兑付危机,但当时,并未涉及到刑事层面,当时快鹿方面还有人力图挽救,但实际控制人施建祥当时就已逃到了国外。此后施建祥一跑了之,成了“红色通缉犯”,不敢回来。

  由《叶问3》可以发现施建祥与杨子夫妇早在2015年就开始合作。2015年,快鹿旗下菜苗网人员做的菜苗娱乐,更名为火传媒,杨子将其买下。随后杨子的火娱乐一直在为施建祥电影项目做宣传,《叶问3》、《大轰炸》的宣发都是由火娱乐负责。同年9月,快鹿集团宣布将深度布局电影产业,斥资百亿推动“8+1”战略,其投资及战略合作的公司中就有中国巨力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杨子、黄圣依均为巨力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30%和10%。

  “8+1”青睐的电影项目中,就有《大清相国》、《中南保镖》以及《大轰炸》。而《大清相国》、《中南保镖》这几部电影,都是巨力影视传媒出品。关于电影的公开宣传也提到:韩三平监制,杨子公司负责宣发。其中《中南保镖》由杨子、黄圣依夫妇亲自上阵出演。

  从崔永元的爆料来看,更多的人还是在关注天价片酬、逃税漏税的问题,其实阴阳合同只是冰山一角,类似《叶问3》、《大轰炸》背后“施建祥”们的背后资本运作才是更可怕的。

  在访谈中,崔永元透露了“7.5亿阴阳合同”的部分内容——一笔9738万的花销,他表示这笔钱主要做了三件事。

  3.“第三是需要拿回一个已被人注册的域名,我认为没必要,但是他就坚定的把这个域名买下来,花了1200万,我也不知道域名值多少钱,我感觉(这个价格)全中国的域名都可以买下来了。”

  而结果是韩三平回应称自己未与任何公司签订《大清相国》的监制合同,李连杰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事,杨子回应域名之事,交易已于2016年取消,所付款项均悉数收回。

  那么,这9738万去哪了?袁立6月3日的微博中说道“有人转给我的消息,偷税,漏税,洗钱@崔永元 ”,让人遐想。

  从袁立的微博中可以看到阴阳合同不仅可以避税,还可以洗钱。崔永元在接受艺绽采访中也打了个比喻“我给他演电影,我跟他要2500万,我们同意了。然后人家给我500万。那2000万在哪儿呢?没法儿给了。这2000万我不要了,我投资,我投到电影里。那我就得给你2000万,对吧?我才不会给你呢。因为是你得给我2000万,所以你会找他,他是你的投资伙伴,他以我的名义投2000万给你,你再给把这2000万给我,就算分账。这在法律上没问题呀,这就相当于洗钱。”

  有传言称周星驰巅峰时期片酬奇高,实则是为向华强洗钱。2005年1月,南京《周末报》报道“建国第一金融要犯”石雪出资5000万元参与拍摄电视剧《大汉天子》,此举就是为非法所得洗钱。据2006年4月10日《新闻晚报》报道称:近两年,我国每年有100多部新拍的烂电影片无法上映,这个比例占全年新拍电影片总量的38.5%,原因是这些制片商或制作人拍片根本不是为使影片上映,而是为了洗钱。

  随着崔永元、袁立频放大招,娱乐圈也愈发安静。虽然要找到洗钱的证据十分困难,但是“阴阳合同”、“天价片酬”的问题已经对影视行业敲响了警钟,绝不能让影视圈成为资本运作的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