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妙玉为何突然出现林黛玉和史湘云联诗现场?

发布时间:2018-06-15 13:05:04

红楼梦》:妙玉为何突然出现林黛玉和史湘云联诗现场?

  林黛玉、史湘云凹晶溪馆联诗的那个中秋夜,是贾府大厦将倾前的最后一个中秋节,“三春之后诸芳尽”当然从时间上算也可以是“三秋之后”。这个中秋之夜,用贾母的话说是不比往年娘儿们多、热闹。王夫人安慰贾母往年娘儿们虽多,但不如今年老爷们都在,骨肉团圆的好。宴席上充满了凄凉悲伤的气氛,这时的贾府,真正是多事之秋,外祟不断、内部斗争也都快摆到明处了,加上李纨凤姐也都病了,贾母这老人家内心无限感伤,于是精心选赏月处所、又以笛劝兴、大杯吃酒、讲笑话,无奈,此时的贾府风波接连不断,经济上难以为继,众人皆提不起兴致,大家熬到三更天,迎春惜春早离席去睡了,只尤氏、探春还陪着贾母王夫人,就是在这种本该阖家喜庆却带感伤的夜里,黛玉湘云同是父母双亡、寄居贾府,尤其是黛玉,心中自然比旁人更能品味凄清笛音、冷月寒塘。二人离席,绕出凸碧山庄,缓步至凹晶溪馆。

  此时的大观园,宝钗姐妹和香菱已经搬出去了,李纹李琦邢岫烟也离开了贾府,凤姐的病时好时坏,李纨又病了,探春忙于管家,迎春惜春又不上心,大观园诗社基本上是名存实亡了。大观园诗社里众小姐虽然都能吟诗作句,但能力突出,水平高超的当属黛玉、宝钗、湘云、宝琴、探春几个人,尤其是黛玉和湘云,一个是天才的诗人,不开社自己也要做诗的;一个生性阔朗,以魏晋名士自诩,爱诗如痴。所以,趁着月色,又都是有感而发,于是黛玉湘云起了雅兴,做起了五言排律联起句来。因一只鹤起,生出是二人的那两句惊心动魄的谶语: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

  这时妙玉突然冒了出来,并阻止说太悲凉了,不必再继续往下联,否则会觉得堆砌牵强。妙玉此刻的出现,算得上作者的神来之笔,屏山以为作者至少要表达五层意味。

  一、安排妙玉出现在团圆之夜,相比贾府骨肉亲人团聚,更突出寄居在贾府的黛玉湘云的身世凄凉,而妙玉比她两个更甚、更可怜,不禁让人鼻酸。

  二、表现妙玉的豁达与超脱,没有了亲人和归路的妙玉听到了“寒塘度鹤影,冷月葬诗魂。”不但没有顾影自怜,联想自己的身世,反以化外之人的气度又续了一段,立即扭转了此律的情绪和格调。

  三、表现妙玉诗才,从妙玉续作我们可以看出,妙玉诗才不输潇湘枕霞。妙玉有诗才,却不似潇湘满腹的悲愁苦绪,也不似枕霞的放浪粗旷,妙玉如同一杯温暖熨帖的茶水,滋润和抚慰着黛玉和湘云,你看,妙玉不但拔出二人悲凉诗绪,又邀二人围炉品茶,又亲送二人走远才放心。这时的妙玉不但是化外的高人,更像贴心的姐姐。

  四、妙玉此刻的出现,是作者特意的安排,大观园起诗社源头于李纨,却终结于妙玉,而妙玉之诗内更有“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更表现这种对照。而李纨和妙玉二人同属需要远离红尘之人,又都不是元春提定进园入住之人。(我曾专门撰文写过二人的联系,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翻阅我的头条号。)

  五、再次强调妙玉和黛玉的关系,妙玉是唯一可以直说黛玉的人,前次喝茶她说黛玉是个大俗人,竟然连水都尝不出,这次联句又批评她做诗太悲凉,不但指出这样做的不妥之处,还亲自续写以翻转了全诗的情绪。那一个孤高自许、目下无尘的黛玉在妙玉面前,如同乖乖的小妹妹。同行之人只是陪衬,自始自终不发一语,这次的湘云,上次的宝钗,均是如此。